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程咬金的三儿子疯了……(新书大吉,求收藏求推荐喽)

作品:大唐第一世家|作者:晴了|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20 02:20:49|下载:大唐第一世家TXT下载
  第1章

  贞观八年初夏,大唐长安城卢国公府内,程处弼此刻正抬着头,四十五度角仰视着那没有半点雾霾的天空。

  仍旧清爽的和风,呼啸在唐长安城的上空,却一点也影响不了此刻程处弼呆立于原地感慨人生无常的心情。

  作为乡镇卫生院技术骨干力量的自己,正在美滋滋地享受着麻辣火锅。却接到了偏远乡村打来的电话,有一位老人摔断了腿。

  将医疗设备往卫生院给自己这位技术骨干专配的宗申摩托托斗一扔,油门一轰,三轮摩托在送来医疗设备的清秀小护士眼冒星星中,一个潇洒地磨胎飘移飙出了卫生院。

  结果特么的才出卫生院不到两公里,就在即将拐进山间小路的路口,被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撞了。

  等到睁开眼睛,才发现,这里不再是自己熟悉的乡村小径,山岭村寨。

  也不是满是八四消毒液味道的医院病房,居然已经来到了大唐贞观八年初的大唐长安城内卢国公府里。

  转世投胎到哪不好,偏偏把自己转世到了大唐著名军阀圈老流氓,勋贵圈厚脸皮的家里。

  长安城内邻里老少议论起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二话不说大拇指直接就翘了起来。

  如果你说起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中程某人,呵呵……那根刚刚翘起来的大拇指会瞬间朝下。

  “珍爱生命,远离大货。”程处弼眼眶湿润了,再见,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再见,我那刚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5G手机。

  还有我那足足塞满了四T硬盘干货的电脑,还有我那已经至尊星耀的王者荣耀,还有我刚刚配制好还没吃上几顿的挚爱:程氏秘制火锅底料……

  不管怎样,成为了国家高级干部子弟,这么高的起点,着实令程处弼在知晓身份的最初,有一种想要混吃等死一辈子的念头。

  但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带来的正确人生观与价值观和世界观,爱岗敬业的医学工作者,脱贫攻坚乡镇帮扶工作组成员,擅长南方菜系的不世出天赋大厨,怎么可能有这样沉沦和堕落的想法。

  自己所来到的可是大唐盛世,怎么可以无所作为?程处弼开始自省其身。

  就在此时,一张毛绒绒的脸就凑了过来,一双好奇的铜铃大眼就那么瞪着,程处弼脸都黑了。

  “二哥?你的脸,能不能远一点。”

  你特么那张毛脸能不能离我远点,知道不知道男性胡须上的细菌数量远远超过了狗身上的细菌数量?

  “老三你在这瞅啥呢?”二哥程处亮抬起了脑袋,东张西望起来。

  “老二老三,你们在这看啥?”双胞胎大哥程处默也窜了过来,下意识地也抬起了脑袋看天。同样的毛绒绒的脸,同样好奇的铜铃大眼……

  身后边,十四岁的老四程处寸、十一岁的老五程处立也冲了过来,不约而同地抬起了脑袋。

  “……”程处弼看着身边这一张张仰起的脸庞,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瞬间由然而生。

  “哥哥们,你们在看啥呢,看大鸟?”才九岁,撤掉屁帘没几年成日滚成泥猴似的老六程处侠也出现了……

  看着这个满是糙汉子的大家庭,程处弼默默地低下了脑袋悄无声息地走开。

  他觉得自己再继续这么呆下去,智商也会被拉低到同一水平线上去。

  “老三,老三你到底瞅啥来着?”二哥程处亮仍旧固执地昂着脑袋,大声地叫唤道。

  程处弼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没理会那五位亲兄弟。挥挥衣袖,我悄悄的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

  长安城,皇宫之中,肌肤胜雪,清丽温婉的长孙皇后跨步进入了屋中,看到了夫君李世民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二郎,发生什么事了?我方才看到孙道长、袁道长和气极败坏的卢国公正在出宫。”

  “唉,程家老三,前几日跟那帮勋贵家的孩儿们宴饮,结果醉死了两天才醒过来,醒过来之后,居然谁也不认识了。”

  “老程就请了永兴坊的邓医者给程处弼看病,结果老程差点跟那医者打起来。”

  “打起来?”长孙皇后脸色有些异样。“这是为何?”

  李世民无可奈何地摊开手道。

  “邓医者说程老三得了失心疯,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程那一家子人的脾气,要不是当时尉迟恭和秦琼几位都在,怕是……”

  长孙皇后手赶紧揪紧自己的衣角,定了半天神,总算是没有君前失仪,这才讶然道。“邓医者也是长安有名的医家,他这么说的话……”

  “所以老程才会到宫里来请给父皇诊治调养身子的孙道长,而袁道长也精于岐黄之术,也被他拖了一块去。”

  “那日宴饮,好几家勋贵的子嗣都在。还有恪儿那小子也去了,唉……”

  “程处弼若真是那样的病好不了的话,真不知道朕会有多头疼。”说到了这里,李世民就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既然孙道长与袁道长一同前往,那他的病,或许能有得治吧……”长孙皇后也有些不确定地安慰一声道。

  #####

  大马金刀,坐在马车之中,满脸浓须,表情凶煞的中年壮汉程咬金正认识听着跟前鹤发童颜的孙道长询问。

  “失心症的病患,会有一些不同寻常之处,不知程将军可知晓他有何异样?”

  “异样?除了谁都不认识,好像也没什么异样。”程咬金摸了摸自己钢针般的浓须,表情很是纠结。

  “哦,对了,老三今日上茅房不愿用厕筹,布巾也不乐意用。非要宣纸,还说什么没有纸蹲坑没有仪式感。”

  “仪,仪式感?”孙思邈与袁天罡这二位天下知名的道家高人脸都绿了,好容易才维持住表情不至失态。

  提着裤子去茅房那样的污浊之地,居然要用文人用来记载诗书的纸张开屁股,这是神特么的仪式感……

  “咳咳……程将军,他可还有其他异样的地方。”

  孙道长薅了薅自己雪白的长须定了定神,觉得这个会被长安城数以万计的文化人、斯文君子戳脊梁骨的话题还是略过不提为好。

  “还能有啥异常,家里的亲人一个都不认识了,还有就是嘴里边老冒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句子。”

  袁天罡插嘴道。“还请将军举个例子,他说出什么令将军难以理解的话了。”

  程咬金纠结地揉了揉胡子叹气道。“老程,就记得他醒来第一句话就问老程在拍什么戏,能不能借他手鸡打电话报警……”

  “我老程打了一辈子鸟,也没听说过手鸡这等禽鸟,至于电话,报警,老程我更是懵了,可问这小子,他却矢口否认说过。”

  “……”袁天罡一脸懵逼,老道我活了几十年,也没听过什么手鸡电话。

  然后拿目光朝着身边同样懵逼的孙神医疯狂暗示。

  两位道门高人一阵眼神交流之后,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位程三公子,怕就算不是失心疯,也应该是类似的失魂症。

  “我说二位道长你们在老程跟前眉来眼去的干嘛?咋的,有话不能说了还?”

  一旁的程咬金直接不乐意了。我可是请你们来看病的,不是看你们两个菊花脸老牛鼻子情投意合的。

  “……”二位道门高人脸刷的就黑了。可看着这位鼓着腮帮子,满脸外加满身横肉的程老匹夫那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罢了,怂……咳,从心就好。我等方外之人,又何必跟这个名声在外的朝堂恶霸,勋贵流氓一般见识。

  “程将军休得胡言,贫道是在斟酌,一会去见了令郎该以何种身份面对。”

  “孙道长所言甚是,他既不觉得自己有病,那我们就万万要小心,从旁观察一二再言其他。”

  “也好,有劳二位道长了,我儿病好,老程定有厚报。”程咬金伸出了那手背尽是黑毛的双手,重重地拍在二位肩膀上。

  那沉稳而厚重的力量,让二位方外高人脸色一白……

  马车刚在停在了卢国公府门前停稳,程咬金就看到了尉迟恭策马驰来,身后边亲随拉着一辆马车紧随其后。

  “老程,我给你家老三送药来了。”尉迟恭这位黑脸魁梧大汉一个翻身跃下了马来,洋洋得意地抬手一抬。

  身后的亲卫将马车拉到了跟前,两位刚下马车的道长齐刷刷一个哆嗦,一头成年熊罴还有一只色彩斑斓的金钱豹此刻就躺在车上。

  “这是药?!”孙思邈又薅了把白胡子,牙疼般直吸气,身边的袁天罡道长也同样很不理解。

  威武雄壮,与那程咬金并肩而立,简直就是两尊狰狞门神的尉迟恭抚着浓须得意地道。

  “那可不,昨日我将那邓医者送出老程的府邸,顺嘴问了一句这病能不能以形补形?邓老头说应该能行。”

  “你家老三不是犯了失心症吗?那咱就以形补形,大佬爷们,把熊心豹子胆给他整个一锅,铁定有效。”

  “嘶……”二位道门高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眼角一阵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