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至尊战神

作品: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作者:执剑笑过往|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20 10:43:03|下载: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TXT下载
  呼——北风呼啸,风雪中,却留下极为震撼一幕。

  那冰雪之中,密密麻麻的人影伫立。

  一个个昂首挺胸,精气十足,军姿挺拔,气势似汇成一条条大龙,在风雪中缭绕。

  雪龙军!华夏特种作战大队!这是一支支令异域闻风丧胆的队伍。

  只不过,如今的他们,少了平时身为精英中的精英的傲气,双眸间,多是肃穆伤感。

  在众人目光所及之处,一道人影伫立风雪,似冲天之剑。

  这是一个青年,一身军装朴素,但其遮掩不住的,是那漫天风雪都为之一滞的气质。

  其双眸深邃,随意一扫,似可洞察灵魂。

  “老师,您真要走了嘛?”

  有人忍不住再次询问。

  “嗯。”

  青年话语简单,只是,在那双眸无意间的波动,却也显示,他并不平静。

  众人看着青年,目露追忆和崇拜。

  “恭送至尊!”

  恍惚间,下方嘶吼,声音汇成一片,要震动山河。

  “至尊虽走,军衔永存!”

  基地深处,有大佬目光坚定。

  ……福州,柳家门口。

  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

  林莫眼中罕见出现复杂。

  五年,他终于回来了!昔日,他是豪门弃子,京城林家长孙,却也是被抛弃排挤之人。

  自小被发配福州,后被柳家老爷子所救。

  为了不暴露林莫身份,一直视如己出,甚至还在去世之际,生怕自己受家族欺辱,将他亲孙女,柳如霜嫁给林莫。

  于国,林莫有无上荣耀。

  于家,林莫却也有无尽愧疚。

  当初,大婚之日,林莫受到当初自己母亲计划安排从军。

  一夜之后,遁入军门。

  也是那一日,柳家老爷子去世。

  他都未曾来得及给老爷子送终。

  自此,林莫镇守北疆。

  这一守,就是五年。

  风雪中,曾经碌碌无为的少年。

  持一剑,于风雪中磨砺,云巅上感悟。

  赤霞凝现,那是真龙蜕变。

  九州至尊!风雪林莫!他心中一直有道身影,挥之不去。

  那如冰山般的女子,内心何等柔弱,唯有林莫清楚。

  “如霜,我回来了。”

  林莫小声呢喃,万古不变的冰冷双眸,竟在微微颤抖,那是思念至极的激动。

  才要踏入大门,林莫微微一愣。

  一个穿着碎花布小裙子的小女孩坐在门口的板凳上,直愣愣地看着门外,小眼睛里无时无刻都充满着期待,像是在等待着某人。

  “我麻麻说了,这个野种是我们柳家的污点,我们不能和他一起玩。”

  “我粑粑也说了,她和她爹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会丢我们柳家的脸面。”

  “她天天都要坐在门口,这不是要一直丢我们家族的脸,不行,我们要把她赶走!”

  在小女孩的身后,一堆着装华贵的小男孩看着小女孩脸色不善。

  “野种,你不配坐我们柳家的凳子!”

  小男孩们一下把小女孩从板凳上推到,抢了小女孩的小板凳,趾高气昂。

  小女孩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灰尘,嘀咕着,“不能弄脏衣服,不然麻麻会很难洗的,麻麻工作已经很累了,小团团不能让麻麻再累着。”

  等小男孩们反应过来,小女孩已经熟练的收拾好,同时,静静地靠在墙壁上,再次眺望着远方。

  哪怕一刻小女孩都不想错过,似乎生怕是错过什么。

  小男孩们看着不解气。

  “野种,今天我们就不让你在门口待着,你每天都在奇奇怪怪地看着门外,这是丢我们柳家的脸,你要是再看,我们就挖了你的眼睛!”

  小男孩们眼中满是戾气。

  小女孩面对着这种场景,出乎意料的平静,没理会周围的众人,只是自顾自的看着远方。

  “打她!”

  “打野种!”

  一群小男孩一拥而上,带着戾气冲着小女孩过去。

  小女孩眼中终于有了些慌乱,抿了抿嘴,小脸蛋却依旧倔强,似是有某种信念让她放不下,“小团团没有奇奇怪怪,小团团是在等粑粑,你们不要过来。”

  一群小男孩却没有任何怜悯,根本不听小女孩的解释,有的去抓小女孩的头发,有的去踩她衣服,小女孩只能蜷缩在地上抱着,口里还呢喃着,“不要弄脏小团团衣服,麻麻会很难洗的……”话语未落,更有甚者。

  一个小男孩竟然狠辣地拿着板凳,朝着小女孩头砸过去。

  远处,林莫皱眉,且不说这个小女孩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光是这小男孩竟然下这等狠手,就让林莫为之不喜。

  林莫衣袖一挥,一股大力已经将小女孩从地上卷起,顺便,让那拿板凳的小男孩一个扑空,直接摔倒在地上。

  “哇!野种打我!”

  小男孩放声大哭,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尖锐狠毒的声音。

  “死野种!竟然又敢偷偷跑出来门口,还打我柳家的孩子们,你是想死了不成!”

  这是一个中年女人,脸宽嘴窄,嘴唇很薄,两只眼睛狭长中透着狠辣。

  小女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门口走出的中年妇女手下抓住。

  “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小女孩显然很怕中年女人,小眼睛里满是恐惧。

  “不是这样的……”小女孩解释,才说话就被打断。

  “这一次我一定要打断你的腿,然后让你妈那个贱人去祖宅磕头认罪!”

  小女孩被吓的泪如雨下,只是眉宇间那丝熟悉的坚毅,让人晃神,“不关麻麻的事,小团团只是在等粑粑回来。”

  “麻麻说了,粑粑是大英雄……”中年妇女讥笑,“狗屁大英雄,就是个废物,窝囊出逃,气死老爷子,你爹就是柳家最大的罪人!你是小罪人!”

  “不是……”“还敢顶嘴?

  ”

  中年妇女毫不留情,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直直对着小女孩脸,这一下要是下去,绝对能肿几天。

  不过,她的手,没能像以前一样挥下去。

  一只大手,像是铁铸一般牢牢抓住中年妇女的手。

  声音,似从九幽而来。

  “你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