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金色的精神力

作品:剑墟|作者:二月青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7-04 10:11:26|下载:剑墟TXT下载
  重梵帝国、苍狼宗、外院。

  吵杂嘲笑的声音渐渐地扬长远去。

  沈放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脑袋上全是血水,身体半弓着不停抽搐,双手将床上的席子都抓的皱起来。

  就在刚才,他被一群人围着殴打欺负,只有身边的丫头小芽哭喊着帮他求情。

  那一棒子差点将他打死。

  受了这么重的伤却没有一人施救,那些人将他如野狗一样抛下,任他自生自灭,再无人理会。

  “如果还在半年前,他们敢这样动我?”

  沈放心里一个声音不甘地嘶喊着。

  院中寂静,没有别人,只剩下树叶摩擦过窗子的声响。

  四肢抽啊抽的,渐渐感觉头上痛处有些麻木了,恍惚中,一些往事如浮烟一样掠过脑海。

  以前沈放的命运还不是这样的。

  他有一个显贵的出身,曾是赫赫的将门之后,爷爷尊为重梵帝国的边疆统帅。

  那时,他出门有自己的护卫与参将,并打理着庞大的家族生意,又考进了苍狼宗这样的大宗门。

  人生顺风顺水,鲜衣怒马,简直是天之骄子,叫人羡煞。

  但是没有想到,好日子突然降到了谷底。

  半年前,沈家遭到了政敌陷害,一夜间被人灭了满门,一门老小死的极惨。只有他以苍狼宗弟子的身份逃过一劫。

  荣华富贵,身份地位,刹那间什么都没有了。

  那段时间,沈放深深地压抑着心中的仇恨,埋头苦修,期望修行有成能为家族报仇。

  可是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修行资质实在一般,无论怎么努力,功力也只能达到淬体三重天境界,再想提升一步几乎无望。

  他才明白,能够加入苍狼宗,是因为家族的影响力,而不是因为他个人的天赋。

  命运与修行都跌入最底谷,他渐渐地沦为了别人眼中的废物,与嘲笑侮辱的对象。

  越来越多的宗门弟子过来打骂他、欺负他。

  能够将当年的将门之子痛打一顿,应该最能满足那些人的扭曲心理吧。

  沈放没有实力还手,暗暗隐忍着,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变强。

  可就在今天,大长老的孙子胡彪带着一群人过来,要强抢小芽做他的丫头。

  小芽随沈放入宗,是服侍他的随身丫头,沈家灭了,沈放身边只有小芽这一个亲人,一直将小芽当做亲妹妹的,怎么可能任人将小芽抢走。

  他终于忍不下去了,拼了命地还手,但哪里是那群凶神恶煞的对手,被一群人狠狠地打倒在地,拳打脚踢。

  最后,被人一棒子打中脑袋,差点被打死。

  风吹进屋子。

  沈放躺在那里,眩晕中,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他不甘看着家仇无法得报,不甘被人羞侮,不甘小芽跟着他受苦。

  脑袋上,被打一棒子的地方突然越来越痛,那道疼痛就如一柄斧子在向下劈着,要将他脑袋劈开一样。

  沈放麻木了一般,痛的四肢抽搐,却不声不响,咬着嘴唇忍受着。

  痛入骨髓又能怎样。

  他一定要忍住,不能就这样死去。

  如果他死了,小芽怎么办。

  这个世上,小芽也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他做哥哥的,无论如何都要再站起来,就是再难,也要为小芽撑起一片天地,让小芽不再受辱。

  “咔嚓。”

  一声低低的破裂声音。

  斧劈一样的疼痛感仿佛将脑袋里的什么东西劈裂了,蓦然间,沈放竟然可以内视,看到了自己脑袋里边的景象。

  那是一片薄雾。

  薄雾中央,松果体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中。

  方才那声响,是松果体的顶端裂开了一道裂口。

  “松果体都裂了,我彻底废了吗?”沈放一攥拳,极度不甘。

  松果体悬浮在识海正中,从顶端裂开的那道口子里,正源源不断地冒出惊人的浓雾,充斥进整个识海。

  雾气越来越浓,识海中的雾气浓度渐渐地达到了平常的三倍、四倍、五倍……

  浓雾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力。

  雾气越来越盛,沈放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精神力强大到不知不觉地从识海里溢了出去,而随着精神力向外扩散,他闭着眼睛竟然看到了外边。

  精神力扩散到哪里,他就能看到哪里。

  最后,他看到了整个房间。

  那一刹那,在他“眼中”,整个世界仿佛染上了万般绚丽的色彩,墙、桌椅、破旧的窗梭,都变的瑰丽明亮,无比清晰。

  他甚至可以看到虚空中飘浮着的五颜六色的灵气,以及灵气如丝如雾的走向。

  再向远处看,能看到院中那棵老树树缝里纤细的寄生虫在蠕动着,以及老树树皮的每一条纹路。

  这一幕让沈放心神震撼,目瞪口呆。

  “是精神力。”

  “难道以前我的精神力量一直被抑制着,直到那一棒子将松果体打裂,才将精神力释放了出来?”

  沈放震惊着,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松果体中的浓雾释放的更快了,识海中的浓雾浓度渐渐地达到了平常的八倍、九倍、十倍……

  仍然没有停止。

  雾气浓度太大了,到后来,浓雾挤压压缩中,渐渐地从无色变成了淡金色,又变成了金色。

  金灿灿的雾气充满了勃勃生机。

  沈放感觉到自己变了,脑海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与充盈,在这一刻,他下意识地运行起了周天。

  嗡!

  功力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在经络里运转起来,横冲直撞,气势如虹。

  功力运行是需要精神力引领的。

  以前运行周天,就如一匹瘦马艰难地拉着大车踯躅前行,而这一刻,金色精神力引领着功力,就如十匹巨象拉着一架小车在飞奔。

  几个呼吸,就将以前需要半天时间才能完成的周天运行了一遍。

  周天结束,沈放感觉自己的功力足足凝实了一分。

  “不可能,不可能!”

  沈放有些发抖,隐隐意识到,随着松果体的破裂,他可能迎来了自己的蜕变。

  精神力量是一个人生命的本质,也是修行最重要的天赋与底蕴。

  精神力变强了,那岂不是说,自己修行的天赋正在不断地变强。

  “拔剑式。”

  沈放在脑海中演练着修的最熟的那一剑。

  一瞬间,就如看清楚树皮的纹路一样,他看清了拔剑式中十三处发力不对的地方。

  以前,他还以为这一剑已经被他练到极境,剑意无法再提升了呢,而这一刻才发现,这一剑简直破绽百出,发力歪歪扭扭,毫无战力。

  精神力中,刹那间就将那十三处用力不对的地方校正过来,一剑刺出。

  吟!

  呛亮的剑吟声刺人耳膜,剑气四溢,如闪电撕裂夜空,虎啸龙吟。

  沈放从来没有想过,简简单单的一式拔剑式,竟然能发挥出如此神鬼莫测的威力。

  “确实是我的精神力天赋在增长。那一棒竟让我的天赋完全释放了出来。”

  “现在我再也不是原来的废物。”

  强大的精神力量让沈放摆脱了昏迷,蓦然间睁开双眼,眼中精芒四射。

  他醒了,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

  转头看着被砸的破烂的屋子,沈放缓缓地用双臂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